首页
标委会概况
标委会公告
标委会动态
标准制修订
政策法规
标准文献
人参品牌
人参文化
站内文章检索
今天是:2018年09月20日 星期四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人参文化
箫声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23日 15:53:04     浏览次数:403

     老白山里头,有条紧江,紧江的上面有条梯子河。这条河就象架大梯子,顺着山坡倒挂下来,河底全是大铺板石,一级比一阶矮,河两岸松树高得齐天,老远一看,就象一条白石头砌的大道。在这条河当间,有个大湾子,有一亩地那么大。等月亮上来了,湾子里就漂起一支箫,通红通红的,还有个大穗头。这箫转游转游,转游到水流下边,就笃笃地响起来。这箫声有时候高,有时候低,有时候挺欢乐,有时候还挺悲愁。
    说起这支箫,有段故事。
    从前老白山根下有个屯堡,叫兴隆屯。这屯子里有个大粮户叫贾积善,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。他家光牛就有几十头。放牛的叫王生,从小就没爹没娘,是青份们拉帮着长大的。这孩子会吹箫,放牛时总是把箫带在身上,乐了也吹,愁了也吹,一来二去,这箫吹得可真没比的。他放牛不用鞭子,一吹箫,牛就上山了,日头一落了再一吹,牛就收了群。
    他拿这支箫比自己都为重,用核桃仁偎的通红,还拴上个大穗头。
    王生长到十七岁那年,两个牤牛顶架,有个牛顶掉了一个犄角,贾积善硬说是王生打坏的,得赔半条牛钱。从这起,王生饥荒拉得更多了。他看见人这都上山拿棒槌。也想跟着去,可贾积善摆头不领。贾积善这小子精的横草不过,怕青份们拿到大货不给他,哪年放山都跟着去,他要说个不字,就进不了山。王生只好等贾积善走后,自个儿收拾收拾进山撮单棍。
    王生进了山,压了个小仓子,里边还拾了一铺小石头炕。他起早贪黑地放了二十来天山,眼瞅红头子市要过来了,米也快吃光了,连个三花也没见。下晚躺在炕上发愁,顺手摸过箫就吹起来,越吹越悲。吹了一气,把箫往炕上一扔,出了口长气,。说也怪,那箫自个儿就吹起悠扬欢快的调子。王生好纳闷,把箫抓过来,不响了,扔在炕上,就又响起来。王生点着明子,好一顿找,也没见个人影,气的把明子往地下一摔:“光吹有什么用,我的下锅米都没有了。”王生这一说,箫再也不响了。
    早晨起来,锅里热气腾腾的。王生揭开锅一看,嗬!香喷喷一锅小米干饭。王生饿急了。也没顾得寻思是谁给做的,就吃了个饱,又上山了。这天还是没开眼。回来一看,饭又好了。吃完饭又吹箫,吹着吹着想起衣裳叫树枝挂破了,点着明子,用麻绳缝起来。这时那箫又笃笃地响了,调子还是悠扬欢快的。王生又缝起来。这时那箫又笃笃地响了,调子还是悠扬欢快的。五生找了一转圈,还是没人,也缝不下去了,气得把衣裳一摔:“唉!吹的我心焦,不补了。”王生这一说,箫再也不响了。
    早晨起来,一看衣裳,补得囫囫囵囵的。王生穿上,心里直纳闷。又放了一天山,还是白跑。晚上坐在炕上寻思,这饭是谁给做的呢?衣裳是谁给补的呢?一定是“老把头”来搭救我了。他吹一会,特意往炕上一扔,又笃笃地响了。王生瞅着箫说:“你天天吹,又给我做饭补衣裳,我还不知道你是谁,叫我看看你行不行?要是行啊,就别吹了。”王生这一说,箫就不响了,可哪找也不见人。
    过了一会儿这箫又响了,王生一寻思,今晚是不让我看啦!就对着箫说:“是不是明天才能看着你?”那箫就不响了。
    第二天王生还是去放山,走了不远,就在两棵大树缝里看见一苗小“二甲子”,叶发黄,秸民细,还顶着几个籽。五生一气儿抬过半晌才抬出来,棒槌不大,须子可不短,打好了包,回仓子了。
    王生揭开锅一看,没有饭。挖着了棒槌,也不觉饿了,乐得摸起箫就吹。吹了几声,扔在炕上,箫不响,拿起来吹两声再扔下,还是不响。王生说:“今个怎么不吹了呢?”
   “我动弹不了啦。”
    王生四下一看,打哪来个姑娘说话呢?这声音细声细气的。他房前屋后找了一气,连个脚印也没有,回屋又说:“怎么光听说话,不见人呢?”
   “把包子打开吧。”
    这回王生听准了,是棒槌包子里说话。王生知道是得了参宝,也明白饭是谁做的,衣裳是谁补的,箫是谁吹的了,他想人家对我这么好,我也不能祸害人家呀!就把包子打开,一转眼的工夫,青苔毛子里什么也没有了。
   “我在这呢!”
   王生回头一看,是个大姑娘,圆脸大眼睛,梳着两上大辫,可俊了。头上还戴着朵红海棠花,小红袄,绿裤子,打扮得利利索索的,就是脸蛋有些发黄。这姑娘笑呵呵地对王生说:“我呀,是个大人参,可我住的那地方水少,叫大树挡得一点日头光也见不着,这回我的气力不足,你把我栽到后坡上吧,过年白露那天我就成了,那时候咱们就好啦。”
    姑娘说完话就不见了,地上还是那苗棒槌。王生把它栽到后坡上去,天天去看她,旱了就浇点水,热了就插几棵树枝挡挡日头,要下大雨了,就给搭个棚子,土硬了就给松松。白天还是姑娘来给王生做饭,晚上有时候姑娘也来吹吹箫,说说话。
    这么一来二去的,到了第二年秋天,眼看就白露了。这天早晨,王生起来一看,灶炕没火,锅里也没做饭,心里就迭个劲儿,急忙到后山坡上一看,土 扒开了一大片,这棒槌叫人家挖去了。王生顺着脚印就追,进了大林子,在林子里转游了一天,也没找到,就倚在大树上发愁,冷丁想起了箫,吹了两声,一扔,也不响,二扔,还不响。天傍亮,刚忽忽悠悠地睡了,就看见人参姑娘五花大绑,披散着头发,哭着对王生说:“贾积善领帮放山的把我挖走了,他们这会正在梯子河边。”
    王生醒来,原来是做了一梦,这工夫天也亮了,他一溜小跑,直奔梯子河。到了梯子河,就见河边有个大仓子。王生进了仓子,贾积善一个人正在吃饭,伙计们都上山了。他看王生进来了,就指着王生骂:“好小子,你去年跑了,亏我的钱还不还?”
    “把头快当。”王生呵呵一笑,“东家,我就是来还钱的啊,你好好算算,我一块还清。”
    贾积善一听,寻思这小子大概有点货,要不也不敢照我的面,就连声说:“没多少,没多少,我知道大兄弟亏不着我。”
    他说了一些什么,王生也没听着,两眼直找棒槌包子。就在仓子角上有两个棒槌包,那个小一点的上面绑着红线。王生说:“哎呀,老东家,连那么点个小玩艺你都挖了?”
   “还想要多大的?”
   “是不是在一个大坡后边,左边有三棵红松树,右边有三棵白桦树那儿挖的?去年我就看见了,没想挖!”
    贾积善一听这话,寻思王生准有大货,就笑嘻嘻地说:“个头还不算小。”
   “怎么说吧,小二甲子没多大。我当咸菜吃的那些也准比它大!”
   “不信你看看。”贾积善说着,拿过包子打开,那青苔毛子一动弹,一道火光飞了出去,青苔毛子里什么也没有了。贾积善知道上当了,人参宝中了。他哪能白拉倒,顺手摸起把快当斧子,照着王生抽冷子就是一斧,王生没防备他来这一手,急忙一躲,砍在肩膀上,这小子没容王生反手,接二连三就是几下子,把王生砍死了,这家伙怕叫伙计们看着,就偷偷地把尸首扔进梯子河里了。
    后来,那棒槌姑娘把王生的尸道埋到河沿上。她坐在坟前哭了三天三夜,不愿离开王生,就住在梯子河里了。打从那起,梯子河就有了箫声,要有放山的人站在河边说:“棒槌姑娘,领我们上山吧!”叨咕三遍,就听到箫声了,跟着箫声走,准能拿到大货。要是在山里转不开向,就叨咕三声:“棒槌姑娘,领我们回仓子吧,”箫声准把你领出来。
    心眼不正的可不敢到这儿来,这箫声能把他们领到大林子里,一会儿往东,一会儿往西,转来转去就“麻达”山了。
    第三年,贾积善又到梯子河边放山,这箫声把他领进了干饭盆,再也没出来。 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全国参茸产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
电话:0433-2661293 传真:0433-2661228 Email:1319573450@qq.com 技术支持:创业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