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标委会概况
标委会公告
标委会动态
标准制修订
政策法规
标准文献
人参品牌
人参文化
站内文章检索
今天是:2018年06月25日 星期一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人参文化
忘干哥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23日 15:54:33     浏览次数:350

据说,大山货年头多了能变人。要小孩子、大姑娘、小伙子,变什么的都有。还能自个下山去蹓哒。
    听老辈子讲:早先年,在老林子里有这么苗棒槌。谁也不知道它活多少年了,反正是从有棒槌的时候就有它,论年纪,比这座小山还大三岁。
    这苗棒槌,年年开花,年年结籽,花越开越红,籽越结越多。天长日久,子孙后代繁殖的无其数。可这座山没别的,尽是大大小小的棒槌,简赶成了棒槌山。
    这座山地点落得好,紧扎在老树林子里头,四外都是双高又陡的大石砬子,成年论辈也见不到人的脚印。就是人到跟前,也找不着进山的路,只能在外面干绕。
    日子一年一年过去了,这苗棒槌老是看眼面前这点东西,实在有点太腻味了。眼瞅着成群的大雁,从南飞到北,又从北飞到南,心想:“这外面也不定是个什么样子,我得出去看看。”
    这一天,老棒槌变成了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伙,身穿狐狸皮的皮袄,头上戴顶红疙瘩小帽头,打扮得整整齐齐下山了。
    他走出来,雇了一辆小车子,就上了营口。到营品一看,真是个水旱码头,作买作卖,人来人往,闹哄哄的。特别是参行的买卖,更是兴隆,一苗大货能值好几百两银子。他心里寻思:真没想到,我们还有这么大的用处。
    给亿赶车的小老板儿虽是个穷人家孩子,可从小给地主赶脚,净在外头混,练的油嘴滑舌的。一路上看这棒槌小伙土里土气,就给他讲了不少世上稀奇古怪的事。两个年轻人越处越近边,一来二去就成了好朋友,临往回走时,两个人竟插草为香,拜了干兄弟。
    在回来的道上,哥俩一张桌吃饭,一辅炕睡觉,处的就象一个人一样。小老板儿问这问那,问啥棒槌小伙都说,可是一问他家住哪,他就不讲了,总说:“走吧,快到了。”
    左一个“快到了”,右一个“快到了”,走了好几个月,还没到。这天小老板儿急眼了,说:“大哥,咱们哥俩,你还信不着我早咋的,怎么连个准地方也不告诉我?你若是信不着就让我走,你自个回去。”棒槌小伙往前一指说:“兄弟,你看,就住在那边。”小老板儿顺手一看,呵!是一个立陡立陡的大山,石头压顶,树林遮天,泉水从崖子上流下来,比打雷还响,吓得小老板儿舌头伸出来多长相,半天缩不回去。
    到了山根底下,棒槌小伙下车了。哥俩拉着手,难舍难分的。棒槌的小伙嘱咐说:“兄弟,往后你有什么难处,只管来找我。来的时候,一定赶七月初一。这山后有三棵并排的大松树,你到哪儿,连喊三声‘干哥!’就有一只雀领你到我家。”说完刚要走,棒槌小伙看见小老板儿的棉袄都开花了,十冬腊月天气,冻得直哆嗦,就把自己身上的衣裳脱下来,给小老板披上了。临走又嘱咐一遍:“可别忘了,七月初一。”
    小老板儿还想问点什么,一眨眼工夫,人没啦。他心里纳闷,干哥是打哪走的呢?小老板儿无精打采地赶着小车往回走。说也怪,干哥送的这身皮袄,穿在身上比纸还轻,可是多硬的风也刮不透,比守着个炭火盆还暖和。
    小老板回到家,睡了一宿好觉,第二天早起,一找皮袄,没有了,就见炕上放着一张一尺多长的人参皮。他这才知道磕头大哥是苗棒槌。
    改年春天,小老板儿叫东家辞掉了,在买卖小工,吃上顿没下顿,日子过得挺艰。好容易盼到七月初一,小老板带闻几个菜饽饽,就顺原道找干哥去了。
    到山后头,一点不差,并排长着三棵大松树。到树底下,小老板儿刚喊了一声:“干哥”,从树上突噜一声飞出来一只雀。小老板儿跟在它后头,翻山越岭,顺着一条曲溜别弯的小道,钻进老树林子里。没过几百步,眼前一片通红的棒槌朵子,一苗挨一苗,全是大山货,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。正当间有一苗棒槌,长得比别的高一头,它看见小老板儿来了,摇摆着火红的大朵子,象是点头打招呼一样。小老板儿心想,这苗八成就是我大哥了。到跟前行个礼,转身就挖别的棒槌。一边挖着一边想;“挖多了也对不起我大哥呀。”挖了五六棵,搁树皮包上,就回家去了。 
    小老板儿到家卖了棒槌,买了几亩地,一头牛,日子过得挺富裕。可是一看,东头王剥皮家,青堂瓦舍,骡马成群,心想能赶上他也不错。
    第二年七月初一,他又去找干哥了。这回可没留情,一挖挖了一挑子。挑回来,又拴车,又盖房子,过得满不错了。可再一看,南头李百万使奴唤婢,有钱有势,心里就挺痒痒。小老板儿如今是个小财主了。钱多了黑心,财主没有不毒的,他一盘算:万一别人知道地方,不就没我的了?再说正当腰那棵老山参,能变人啦,准是个宝物,我若是得了,献给皇上,保不住还能闹上一官半职的。
    第三年,赶着大车又进了山,这回是打算连窝端了。
    到了地方,老山参见了他纹丝没动,朵子气嘟嘟地搭拉着。这小子一看,心里说:“怎么地,挖你的棒槌你心疼啦?这回边你也得给我换豆子去。”说着,操起棒槌钎就下了毒手。棒槌钎刚一落地,就听见“轰隆”一声,红光四射,震得山摇地动,把这小子当时就震昏了过去,半天才苏醒转来。爬起来一看,脚底下一片撩荒地,连半苗棒槌也没了。领路的棒槌鸟不住地在头上旋,一边叫着,“忘干哥!忘干哥!”叫得他心惊肉跳。赶紧跳上车,捂着耳朵跑回去了。
    没过几天,他家失了场大火,烧得片瓦没留,一箱子地契都变成灰了。跟前领居都看见的火堆里有一只棒槌鸟,一边飞,一边叫:
忘干哥!忘干哥!
好心帮你你贪多,
当了财主心变恶,
叫你摊上这把火。
孟昭兴 讲述
赵文翰 整理 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全国参茸产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
电话:0433-2661293 传真:0433-2661228 Email:1319573450@qq.com 技术支持:创业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