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标委会概况
标委会公告
标委会动态
标准制修订
政策法规
标准文献
人参品牌
人参文化
站内文章检索
今天是:2018年09月20日 星期四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人参文化
六品叶沟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23日 15:55:07     浏览次数:429

长白山下有个沟桶子,这地方四周全是老林子,密麻麻,黑乎乎的。放山的人常在里边拿大货。
    老早以前,从山东家来了个干山利落的小伙子,叫佟刚,在这个沟里小河边上搭个仓子就住下了。一年三百六十天,除了上街买两趟油盐以外,他哪也不去,老在这条沟里转悠,想挖几苗大货,好回山东家和老婆团圆。谁知一年一年地过去了,佟刚还是两手空空,什么也没捞着。
    这年,春暖花开的时候,有一天,日头刚冒红,他还没上山就听房门一响,进来一个穿着上下一身白的小伙子。这小伙子长得挺精神,背着一张长弓,拿一杆长枪,进门就乐呵呵地说:“我在沟门上住,咱是老邻居,我看你一天老是东跑西蹿的,也挖不着大货。今天跟我一块去打围吧!”
    佟刚来到这沟里一晃就是六、七年,别说人家,就连个走道的人也不多见。今天冷西来了个打围的小伙子,自称在沟门上住,实在觉得有点古怪,不过他又觉得这小伙子正是个伴,就热诚地说:“好啊,咱们一声出去打围。”
    他俩出门顺一条小毛道往山坡上走,小伙在前,佟刚在后,就见毛道两边的草往两边直倒,一点也碰不到身上。佟刚抬头看遮天盖日的大树,一动也不动,心里就琢磨开了:也没风啊,为什么这草老往两边分呢?
    佟刚正琢磨着,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平台上,小伙子指着对面的山头说:“你看,那山上有个狍子!” 佟刚手搭凉棚一看,刚见林了里隐隐忽忽有个东西活动,还没等看清楚,就听“嗖”的一声,银光一闪,对过山上的黑点儿不动了。他俩跑到跟前一看,是一个挺肥的狍子,箭正射在脑门上。佟刚哈腰拔出箭说:“真准哪!”说着抬头一看,小伙子没了,再看看手里的箭,原来是一棵棒槌秸子顶着个绿参叶,上面还有几个字儿:
          家住白山本姓参,
          草中之宝除病根,
          生来喜爱老实汉,
          愿和佟刚结成亲。
    佟刚一看就明白了,这是个棒槌小伙,要能和他交成朋友可太好了,在这老林子里也算有个认识的人。不过怎么能“结成亲”,他一时琢磨不透。
    佟刚是山东清州府人,三年灾荒逼死了他的一双父母,只留下一个成亲不久的媳妇。虽然只有两口人,日子也不好过,实在没法,才离开怀孕的媳妇,来到老白山,本想挖几苗大货回山东,哪成想七年的光景啥也没挖着,不知老婆死活,回家又没有盘费,真是左右为难。今天遇上这个小伙子,觉得分外高兴,扛起狍子就往回走。
    从那以后,那小伙子常来找佟刚一块出去打围、逛山,没有一趟空着回来的。打回来野牲口肉,两个人一炒,常常在月亮地里喝酒唠喀,俩人从没红过脸,处得可好啦。
    树叶青了黄,黄了又青,转眼间十多年过去了,佟刚渐渐地长了胡子,那小伙也变了样,原先穿的一身白衣裳变成了杏黄色,模样也老了。
    他们年岁大了,也就不再满山满岭地去打围了,没事常常找到一块下棋。
    这年秋天,有一天,日头卡山的时候,棒槌老头又从兜里掏出那副通红的圆棋子儿,两人就在石板上下起棋来。眼瞅着佟刚要赢了,老头一甩袖子,不知从哪出来个挺俊的大姑娘,伸手就把棋子给扑拉了:“爹,你叫我?”姑娘说完,脸臊得红到耳根子,还没等老头回答,佟刚纳闷地问:“咱们在一起下了几年棋,我一回也没赢过你,这回眼看着赢了,又叫你这个姑娘给扑拉了。我过去怎么从没听说你有个姑娘呢!”
    伙伴笑呵呵地说:“特意送给你看看,咱们是亲戚了,明天晚上你就能知道。”说话的工夫,老头和姑娘都不见了,棋子也没啦。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佟刚吃完了饭,躺在炕上,正琢磨心事,就见房门一开,进来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,进门就叫爹,佟刚一下子愣住了。
    原来这小伙子是佟刚的儿子,叫铁柱,他是佟刚闯关东后五个月生的。今年山东闹蝗虫,铁柱的妈妈又饿死了,临死时告诉铁柱,让他到东边外长白山里去找他爹。
佟刚听小伙子一说,又是悲,又是喜。悲的是老婆受了这么多年的苦,活活饿死了;喜的是爷俩见了面。佟刚叹了口气说:“难为你怎么找来的!”铁柱美滋滋地答:“我岳父把我送来的。”佟刚一听愣住了。
    爷俩一边收拾碗,铁柱一边对爹述说:
    自从他离开山东,白天晚上一个颈地卞,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这天傍晚的时候,来到长白山的一个沟门,山傍有一座四合套大瓦房,院里高骡大马咴咴直叫,姑娘媳妇出出进进,满好的一家人家。铁柱想上前打听个路,从里面走出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迎上来说:“铁柱来了,快到屋里从吧。”
    铁柱在路上就听说老白山里是一片大森子,没有人烟,谁成想在荒山沟里遇着一大户人家,又加上出来个老头叫他的名字,心里就一折儿。还没等摸着头脑,院里又出来一大帮子人,忽地把铁柱围在当中,有叫妹夫的,有叫姐夫的,还有些扎歪辫的小孩子,又是喊姑夫,又是叫姨夫的,连推带拥地把铁柱领到院里。铁柱抬头一看,青堂瓦舍又高又大,玻璃窗流明通亮;房檐下开满各式各样的花儿,啥色的都有,好看极啦。院里还跑着鸡鸭鹅狗,欢欢势势,真热闹。
    铁柱进了上房,老头乐呵呵地说:“柱啊,你爹作主把我姑娘许配给你了,今晚是好日子。”
    这时,一帮人推进个俊秀的大姑娘,水汪汪的眼睛,双眼包皮的,脸蛋粉红。这姑娘偷偷地看了铁柱一眼,眯眼一笑,脸红的象春三月的桃花一样。
    当天晚上,月亮爬上了树梢,院了里又是吹,又是打,来往的客人可多啦,一直闹到了多半夜。成亲的第二天,老头就把铁柱送到佟刚的仓子门口。
    佟刚一听,全都明白了,领着儿子走出门口,想去谢谢这个好心肠的棒槌老头。偏巧,人家领着姑娘来了。姑娘羞答答地给佟刚行了礼。棒槌老头递给佟刚那副红棋子说:“亲家,没别的送,给你这副棋子吧,把它埋在地里,这沟里就能长出很多棒槌。”说完,扔下姑娘,老头不见了。
    从那以后,这个沟出了很六品叶。“六品叶沟”这个名字也就流传下来了。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全国参茸产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
电话:0433-2661293 传真:0433-2661228 Email:1319573450@qq.com 技术支持:创业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