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标委会概况
标委会公告
标委会动态
标准制修订
政策法规
标准文献
人参品牌
人参文化
站内文章检索
今天是:2018年06月25日 星期一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人参文化
人参洞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23日 15:57:40     浏览次数:350

从扶松过漫江奔望天鹅,走这一路上长白山天池,在白云峰半腰上准能看到一个云封雾绕的石洞。洞口外一片空场,春夏两季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,围着空场是一片齐刷刷的老松树林子。这就是有名的人参洞。
    怎么叫人参洞呢?这得从嘉庆年说起。
    说是,那年头,在抚松住着一个放山的小把式,姓刘名有成,跟着老爹老妈过日子。    家有二垧薄拉地,老爹身子骨又不好,年吃年用紧紧巴巴,没别的法,有成只好进山挖棒槌,贴补贴补。都二十好几了,还没说上媳妇。说是嫌日子过得窄巴,姑娘家怕过门后跟着挨冻受饿。
    别看有成是个长年钻老林子的“山老鸹”,为人处事总是稳稳当当很有礼数。见了年长的总是先鞠躬叫声叔叔大爷,年岁相仿佛的就称兄称弟,见了不认识的年轻女人,总躲开走,实在要搭话的,一定是双手一揖先喊一声大姐。有成的姑表兄弟,叫韩成财,火爆脾气,三句话不来就要卷袖子。
    有一年,两人一起进山赶“榔头市”,爬山越岭,上了白云峰,还有一天的路程就到天池了,也没开眼,表史韩成财不耐烦再往上爬,要另换个地场。刘有成劝他;
    “九十九拜都拜了。就差一个头吗,咱们悠忽着点头,走到底吧!”
    韩成财不听,他说:
    “咱们分开走吧,得着大货的,给不开眼的十抽一。”
    刘有成答应了,临分手,你嘱咐我别麻达山,我嘱咐你加小心山牲口。
    第二天下晌,刘有成爬到了老白山尖尖上,什么也没遇上。反正到了天池跟前,就下到池沿上喝了个够。往回返的时候,到了白云峰腰上,离老远就看见一眼石洞跟前,有两棵人参,跑过去仔细一看,一苗灯台子,一苗二甲子。他用红绒线拴住,心想,这洞里许有大货吧,琢磨琢磨,就钻进去了。
    洞里,刚一进去,还能直起腰来,走了十来米,就只好贴在洞子底上往里爬了。越往里越黑,什么也看不见,就像脑袋顶上叩了一口大锅。洞顶低得都碰着脑袋了,有成用手四处摸摸,沟里光溜溜的,那能有人参呀。刚想退回去,忽听一阵棒槌雀叫,他想,既进来了,就走到头。了继续往前爬了。刚爬了有丈数远,就见眼前有亮光,是个旁岔小洞。这洞像根倒枪似的,往里来戗着看不出来,往回去顺着,看的真真亮亮。有成乐了,直奔亮光爬过去,刚爬出十多步,就像出了洞口一样,老爷儿照进洞里还挺毒的,照得只能眯缝着眼睛,好一阵儿,才看着面前有三间草房。房门一开,走出一位老头来,有成忙上前去,施礼问路,这老头胡子头发连眉毛都是雪白的,穿的那件大袍能盛下两个人,大肥袖子也有裤腰那么肥。老头听有成说完不住地摇头,用手朝西指划着向有成说了一气,有成一句也不懂,看那指指划划的意思是叫他快去快回,有成又向老人深深地行了一礼,老头轻轻拍了拍有成的后脊梁。
有成朝西走了十多里地,来到一条深涧边上。这条涧水深流急,浪花响声震得山谷里轰轰响。涧两岸一片“红榔头”,像平地起一层火烧云。四品叶,五品叶、六品叶,一苗比一苗打眼,简直就是一个人参园子。有成拣相中的,系上了红绳,就一始拾参子。
    有龙爪、跨海牛、也有金蟾、闹虾、还有单跨和双胎,独独就没有一苗长成人形的。    有成往前去找。走啊走,他又来到一片“红榔头”前,这一片参,茎有小树那么高,粗细一把都抓不过来,通红通红的人参果,滴里嘟噜的。有成放山,虽也有些年了,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货。他乐极了,刚要弯腰去采参,也不知从什么地方,忽然出来一个又白又俊的大姑娘,圆蹬着大眼睛,气呼呼地指着有成吆喝:
    “那来的愣小子,大天白日,闯到我家园子里来祸害药草。”
    有成没想到这深草棵子里能冒出来个人,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施了个礼,。叫了一声大姐,对她说:“只想采参养家糊口了,不知道这是人家种的药材园子。那就倒出来还给大姐吧。长得好好的货,都让我给抬出来了,我在这儿给大姐赔个不是。”有成一转身,姑娘看见了他的脊梁骨,忙问:“你见着我爷爷啦,快别倒了。”说着又忙掠了一样长成人形的大货塞到有成背夹子里,催他说:“快去吧,你是遇见我了,若是遇见我妈,就没有你的小命了。”说完也向西给他指了一条路。有成正纳闷:怎么回去还往西走呢?姑娘在他后腰上猛推了一把,他觉是身子一飘,就上了深涧的西沿儿。回头瞅瞅大姑娘呀,人参园子呀,石洞子呀,什么也没有了,只是齐森森一片椴树林子,朝前看是一条大河,北高南低一蹬一蹬的。有成为了记住道,下回好找,他顺口给这条河起了个名,叫梯子河。河心横着个罗锅桥,是一整块大石头架的。他又给起了个名字,叫“仙人桥”。那个小山洞啊,就叫它“人参洞”了。过桥才走两天就到家啦。回家后,有成对爹妈、表哥学说这件奇事,起初谁也不信,后来看他背夹子里那么多大货,都说他一准是遇见神仙了。
    他表哥韩成财,和有成分手之后,到了也没开眼,听有成一说,后悔得直拍大腿,着忙火燎地打听去“人参洞”的走法。有成一五一十地给他说了一遍,还按原先的约定,叫表哥挑了五苗五品叶,两苗三品叶。
    第二年刚到“芽草市”,韩成财就进山了。他直奔人参洞,见到了洞,就一头钻了进去,很快就找到了三间草房,白胡子老头出来,要跟他说话,成财也不理,直朝正西奔人参园子了,老头看他过去,长出了口气。
    到了人参园子,成财看见老远有个穿红衣裳的女人,正蹲在地下锄草间苗呢。成财看花了眼,连五品叶、六品叶也看不出啦,奔到发地些成了人形的人参跟前,不吭一声,放下索拨棍动手就挖。
    那个穿红衣裳的女人不慌不忙地过来,仔仔细细地端祥了半天,和和气气地开口就问他:“小伙子,怎么也不言语一声,进来就挖药材?这是我家种的呀!?”
    成财正挖得起劲,听这一问,抬眼看看,不是有成说的那个大姑娘,而是四十多岁的妇道人家。成财就带搭不理地说:“老白山也不是谁家的,老规矩了,谁挖归谁。”那女的说:“我要不许你挖呢?”成财说:“敢!我偏挖。”成财这么堵丧人,人家也没上火,反而笑了,说:“好吧,你能耐大,你挖吧!”
    韩成财挖了个够,把背夹子捆好往身上一背,觉得足有一百五六十斤,往山涧西沿口上爬,一步也上不去,那女人过来对他说:“好一个贪心不足,不知老少的东西,我叫你记一辈子。”说着在成财屁股蛋子上狠打了一巴掌。成财也飘摇一下上了涧西沿,按有成说的,走了梯子河,过了“仙人桥”,很快来到了家里。心里那乐呀,就别提了。回家打开背夹子一看,一苗人参也没有,全是椴树枝子。这还不算,第二天屁股就肿起来了,只累得两条腿又酸又麻;连炕也下不来了。亏得表弟刘有成那苗变成人形的人参救了他,不然两条腿许还保不住呢!不过肿虽消了,腿也不麻了,屁股蛋子上却形形绰绰地留下了个手印子。他一犯火燥脾气,或者一起贪心,屁股就肿,腿就麻,真的叫他记一辈子呢!
    这件奇事慢慢传开了,不少人都争着上人参洞去,可是,不论谁,再也没进去过。他们回来说,那个洞只有六七步深,再往里就到头了,根本就没有倒戗刺的小岔洞。
    从那往后,洞里洞外,再没发现过一苗人参,可是“人参洞”的名字就这么流传下来了。 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全国参茸产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
电话:0433-2661293 传真:0433-2661228 Email:1319573450@qq.com 技术支持:创业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