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标委会概况
标委会公告
标委会动态
标准制修订
政策法规
标准文献
人参品牌
人参文化
站内文章检索
今天是:2018年05月24日 星期四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人参文化
舅舅和外甥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23日 16:07:19     浏览次数:851

在很多年以前,山东日照府有个姓钱的。专门捣腾个小买卖受赚小利。人家都叫他“钱上紧”。他听人家说到关东老白山里去挖棒槌,是个来钱最多的门道,他的心也就活了,于是跑到长白山去挖棒槌。他一连挖了两年,年年都闹个百八十两银子,竟买下五间大瓦房,还开了一处当辅。第三年,他还想到关东碰一碰,碰巧了,发了财,再把买成往在闹闹。
    到了放山的时候,钱上紧把当辅的生意安置好,就等着走了。这时他的寡妇姐姐找上门来,叫他把外甥韩柱也带上,起先他不答应,好说歹说才答应领着。
    这年韩柱才十七岁,他从来没出过门,这回跟舅舅进老白山,觉得什么事儿都挺稀奇,一动就要问问他舅舅。钱上紧一不顺气就斥他一顿,天长日久,小韩柱再也不敢问了。
    自从进了老白山,压了仓就开门,一连七天没开眼,钱上紧气得直骂韩柱,抓他来撒气。
    这天早晨天刚亮,韩柱起来升火做饭时,对他舅舅说:“舅舅,我昨下晚出去撒尿,看见对面那个砬子上有片小红灯笼,把我吓的尿没撒完就跑回来了。”
    钱上紧一听,知道准是大棒槌,就急忙说:“快领我去看看。”他俩连饭也没顾得吃,拿着索拔棍就爬上了对面那个大砬子。  到砬子顶上一看,砬子半截腰上有个两间房子那么大的平台,上面通红一片大棒槌,这平台子旁边靠砬子的地方,有一个黑乎乎的大洞,钱上紧一看,又乐又急。想自己下去,又怕摔死,就对韩柱说:
    “柱子啊,咱爷俩的福气来了,这棒槌在下边你说怎么拿上来呀?”
    韩柱说:“这还不容易,把绳子拴在我腰上,你把我送下去,不就行了。”
    “行啊。”钱上紧说着就用绳子把韩柱放了下去,绳子这一头拴在大松树上。
    韩柱一到小平台,简赶花了眼,不知道先挖哪苗好了。反正有的是,他就挑大的挖,一会挖了一大堆,这时舅舅在上边喊:
    “柱子啊,把挖的弄上来,我好打包子。”
    韩住就把棒槌捆在一块,拴在绳上,线上紧拉了上来。
    这么一连送上三回,下边也没有了。钱上紧又问了。
    “还有多少?”
    “还有几苗小的,一会儿就抬完了。”
    钱上紧看看地上的棒槌,寻思这下子我可买房置地成了大财主了……钱上紧想的正美呢,就听韩柱在底下喊:
    “舅舅,快往下放绳子把我拉上去。舅舅……”
    钱上紧眼珠子一转,就来了一个坏道眼:“什么舅舅外甥的!”说着背起棒槌包子就走。心里寻思:反正我姐姐也好糊弄,撒个谎,给她点银子,也就过去了。
    钱上紧回到日照府,把棒槌包藏起来,到了姐姐家,一进门就哭上了:
    “我的姐姐,你的命好苦哇!我可没脸见你啦。”说着还装着往墙上碰。他姐姐急忙拉住,问他是怎么回事儿。钱上紧抽抽嗒嗒地说:
    “那天,柱了病了,我叫他在家歇一天,别上山了。傍黑我回来一看,门口有三只大老虎,把柱子撕巴得一块一块的,把我吓得也滚到砬子底下,好歹没摔死。我寻思我也死了吧,回来也没脸见你;又一寻思,你连个信儿也不知道。”
    说着,他拿出十两银子,递给姐姐说:“这是俺爷俩挖棒槌卖的钱,都给姐姐过日子吧!”韩柱他妈哭得死去活来,银子也没要,一天天站在大门口往东边望。
    第三天,钱上紧把棒槌背到山货庄,山货庄的老客一看,就说:“你这些货值不了多少银子。”
    “我这些货都是大的!”
    老客笑了:“宝货还没下山呢,这好比月亮转圈的一些星星,月亮没来。”
    钱上紧知道韩柱抬了大货,又怕露楦头,没管给多少,卖了些银子,回去又开了个大酒坊。
    再说韩柱。他在底下老是吆喝,舅舅也不放绳子,天都黑下来了。舅舅连个声也没有。韩柱就坐在石头上整哭了一宿。第二天天刚亮。他看见身旁有一棵顶着籽儿的小二甲子。哎呀,二甲子哪有顶籽的,他就抬了出来。这参长得象蛤蟆,他刚挖完,就听身旁石洞里呜呜直响,吓得他贴在砬子上,瞪着眼睛看,就见那洞里爬出一条大长虫,全身都是白花,还长着通红的冠子。这大虫围着他刚才抬出来的那个小二甲子转了三圈,对韩柱点了三下头,就钻回石洞了。
    韩柱一寻思,这洞一定能通到别的地方,要不这大长虫从哪来的呢?他也顾不得害怕了,就包好棒槌钻进洞里。
    走进去五、六点,洞就宽,越走越宽。走着走着,听见水响,仔细一看,对面山上有个小仓子,正是他舅舅住的那个。他回头一瞅,已经出了大洞,便急忙回了仓子。回去一看,里边啥也没有了。韩柱明白了,他舅舅自个儿圆顶回海南家了。
    韩柱就一边打听,一边往家走。
    一天,韩柱来到家,已经掌灯一天后了。他敲着窗户喊:“娘,快开门,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 他娘一听,寻思是在梦里,忙说:“柱子,娘知道你死的苦呀……”
    韩柱忙说:“娘啊,我没死呀,不住你看看。”
    当娘的想儿子心切,打开门一看,真是儿子韩柱,便一把搂住大哭起来。一边哭一边把他舅舅的话说了一遍。韩柱气得直咬牙,把怎么来怎么去说了一遍,娘俩又喜又悲。
    钱上紧作了亏心事,天天怕鬼怕神的。这天下晚他又偷偷地来他姐姐窗外听声,一听娘俩正说话呢,只听韩柱说:“我挖了一苗参,长得象蛤蟆……”
    钱上紧一听,知道这苗参就是山货庄的老客说的那个宝了。他又来了坏主意,等那娘俩睡着了,用小刀把门撬开,便摸黑进去把那参偷走了。钱上紧回家乐的不知怎么好,坐在炕上,慢慢地把包子打开,哪知出来一条白花大长虫,当时就把他吓死了。
    第二天,韩柱娘俩听说钱上紧死了。赶去一看,钱上紧手里还握着一把青苔毛,身边就放着那苗蛤蟆参。街坊邻居也都来了,韩柱把前前后后的事和大伙一讲,大伙都说这鬼东西该死,让韩柱接管钱上紧的买卖。可韩柱说啥也不接,他拿回了那苗蛤蟆参,卖了很多钱,娘俩过上好日子了。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全国参茸产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
电话:0433-2661293 传真:0433-2661228 Email:1319573450@qq.com 技术支持:创业软件